教学园地
教师介绍 教学心得 学法交流 教研活动 教育科研
站内搜索
教育科研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学园地 >教育科研
调屋
发布日期:2016-05-02 16:22:06 责任编辑: 江沫

星期天一大早,我的手机响了。电话是儿子明明打来的,他在电话那头哭着说,一屋的孩子都欺负他,他想调屋。

孩子们把调换宿舍叫做“调屋”,宿舍里学生一遇上小摩擦,就会怒气冲冲地跑到教导处来要求调屋,教导处吕主任总要疏导一番,当一回法官,最后双方握手言和,一切依旧。

儿子宿舍的五个孩子都是今年刚入学的五年级新生。室长张阳,瘦瘦小小的,眼睛大大的,这个来自云南的小男孩一看就很有灵气,很具有号召力,他一声令下,宿舍搞得整整齐齐、干干净净。可孩子太小,自觉性总缺了那么点,做事总要大人提醒。另外三个小男孩儿分别来自山西、甘肃、内蒙古,我们来自辽宁。

其实,我儿子的这个宿舍就我一位陪读家长,我在照顾自己儿子的同时,也很关心其他孩子。谁衣服脏了,我会督促洗了;谁的作业没完成,我会叫他赶紧做了;被子忘叠了,我会及时提醒;孩子讲脏话了或犯错了,我就及时打电话告知他们的家长……哎,这些孩子真不懂事,不领情也就算啦,还不理我儿子了,张阳还管我儿子叫“公子哥”,还让一屋的孩子都这么叫,看见我从不打招呼,拉着个脸不理会。还恶作剧,把东西放我儿子铺位下的鞋盒里,然后说是有人偷东西。我也试着跟他们沟通,他们就是不理会。跟这些孩子相处太难了,太累了,我真的很伤心。

看到儿子哭成个泪人儿,我很生气,儿子何曾受过这等委屈?我找到吕主任,要求调屋。

吕主任给我倒了杯水,劝我消消气:“这样吧,我找孩子们谈谈。”

中午,我胡乱吃了点饭就带着儿子明明赶到教导处,吕主任已在找张阳他们谈话了,见我进去,他们几个立即缄口不言,稚嫩的脸上有些忐忑不安。我单刀直入:“你们为什么跟刘明过不去,老是捉弄他,为什么?”我一个一个地扫视过去,最后把目光停留在张阳的脸上。看到我情绪有些激动,吕主任站起来,拉着我朝门外走去:“孩子们的事儿,我们会处理好的,大人不要掺合。你回避一下,冷静冷静。”

我心里很是不服,这一次我一定要给孩子讨个说法。我虽然站在门外,但门里的对话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老师,刘明妈妈真烦人。”是张阳的声音,竹筒倒豆子,脆脆的,响响的。

“哦?”吕主任有些意外,我也有点懵。

“我跟刘明开个玩笑,不经意骂了一句脏话,他就打电话跟我妈妈告状。”

“我妈妈打电话来,我在洗澡,刘明在一边也不给接。他特自私。”不知是谁哭了。

“你在洗澡,我接了你妈能和你说上话吗?那不是白接?”接电话的事儿他们跟我说过,当时我觉得我儿子说的也没错。

“刘明,你应该接一下,告诉对方怎么回事,免得对方焦急,以后可不能这样。”吕主任这是在批评我儿子。我想想也对,接一下又何妨,我的傻儿子,要是你老妈打电话来老没人接,不着急才怪呢。

 “有次训练时间到了,我洗好的衣服还没晾,我叫刘明妈妈给晾一下,她先答应了,后来却说,训练还有一会儿才开始,叫我自己晾,她有事儿要走,可她又没走。”不知是谁,声音有些气愤。“我们宿舍不欢迎她。”

“刘明特娇气,洗澡时间太长,害得我们几个来不及了最后只能一起洗。”我听出来了,这是来自甘肃的杨天一,他讲话时细声细气,有点像女孩子。

我有些愕然,孩子们说的这些事我平时真没上心,想不到会在他们心底里留下这样的阴影,我的心情有点乱。

“老师,……”

“老师,……”

孩子们诉说着,争论着,有孩子在哭,也许他们都觉得很委屈。

透过玻璃窗,我看见吕主任把五个孩子揽在怀里。“孩子们,你们这么大老远的跑来学打乒乓球,相识本来就是一种缘分,能在一个宿舍里生活更是一种幸福呀!你们的心要朝着同一个方向去眺望,有快乐要一起分享,伤心时要相互给予温暖,倔脾气发作时要包容、忍让。你们能相互原谅吗?”

五个人都在点头。

“你们能接受刘明吗?”

“能。”

“刘明,还想调屋吗?”

“不想了。”

事后,吕主任找我好好地谈了一下,他叫我不要过多的干涉孩子们之间的事儿,他说,孩子们之间磕磕碰碰的事儿多了去,他们就是在磕磕碰碰中渐渐长大的。我现在也明白了,孩子们需要的是宽容,是理解,是温和,是示范。不要总是给孩子们说大道理,他们走南闯北,什么事他们明白得很;不要对他们指手画脚,为他们做点实事,他们会看得清清楚楚;不要老是向他们家长告状,要想得到孩子们信任,就要想办法走进他们的内心,用你自己的心与他们的心灵发生碰撞,才会产生共鸣……我接受了吕主任的建议,主动去跟孩子们亲近,给他们洗鞋,为他们买水果,替他们取包裹。我得记住:孩子们有错,我就直接指出来,再也不动不动就打电话告诉他们的家长了。

星期二,张阳的生日,我包了点饺子,买了个蛋糕给他们送去。张阳切了一大块递给我。

我尝了一口,嗨,味道真美。

看来,明明不需要我陪读了,过了年,我该到其它地方去打工了。


阅读次数: 580